? 092. 毒发-亚太娱乐ag138|HOME医妃 亚太娱乐ag138|HOME,环亚娱乐ag88旗|平台,AG手机亚游|首页

亚太娱乐ag138|HOME医妃

092. 毒发

月光幽然2017-4-19 21:24:4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是夜,看着言槿瑜睡熟的样子,芳菲悄悄掀开被子,轻轻的坐起,就在她刚想走下床塌时,腹部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痛感,没错,如同前几次一样,这痛楚来的极其突然且迅猛,而这次的痛感,似乎比前几次来的还要强烈,只揪痛了几下,便让她再也无法忍受。

????听到旁边的声响,言槿瑜也睁开了眼,看到芳菲那惨白如纸的颜面和满头斗大的汗珠,立即坐起了身“怎么了?”

????芳菲只觉那痛楚快将她逼疯,痛的说不出一句话来,只是猛猛的摇头。

????言槿瑜立即封住芳菲身上所有大脉,并将内力源源输入到芳菲体内,似乎感受到那股温热的气流,一直疼痛不已的腹部逐渐缓解了一些。

????言槿瑜将芳菲的手腕执起,并探着她的脉息,原本纠结的眉心,随着芳菲脉搏的异象陡的揪的更紧,言槿瑜猛地看向芳菲“是慢性毒,此毒非常的隐蔽,平时是无法探查出来的,只有在毒性遇到刺激扩散至周身时,毒性才会显示出来,这毒怕是有些年头了,此毒怕是没那么容易解的,你怎么会中了如此阴狠之毒”

????“中毒?”芳菲不敢相信的呆楞住,是谁给她下了毒,她来到这异世还不足一年,而言槿瑜说这毒已经有些年头,难道说在她还没来到这里时,这毒便已经被种到身上了,如若是这样那就麻烦了,那个叶芳菲的记忆她一点都没有,更不知是谁给她下的毒,找不到源头便找不到解药,难道说她就要这样香消玉殒?

????“你不是通药理吗,怎么连自己中毒都不知道”

????芳菲咬着唇艰难的说道“连你也说,这毒不在一定环境下刺激是无法显现出来的”说完,又一波无法隐忍的痛楚袭来,比之先前,痛的更加钻心,仿佛五脏六腑都被移位了般的疼痛,看着已经汗流浃背的芳菲,言槿瑜再次将她扶起,浑厚的内力不断的传给芳菲,可这只能暂缓痛楚的猛烈攻击,根本无法完全抵消,而且这种方法只能治标不能治本,言槿瑜有些急了,紧忙下榻穿好衣衫对着门外吼道“进来看着你家小姐”

????汀兰听到声响早就醒来,只是碍于言槿瑜一直不敢进来只得守在门外,总算等到可以进去,汀兰如同狡兔般跑了进来,当看到芳菲痛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样子,吓得哭起来“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,不要吓汀兰啊”

????言槿瑜急促的吩咐着“看着她,本殿去去就来”

????在言槿瑜走了片刻后,芳菲撑着毅力对着汀兰吩咐道“汀兰,我……我这次恐怕是要熬不过去了,我最放心……不下的……就是你,你一定要……好好的照顾自己”

????汀兰边哭喊边猛猛的摇头“不,汀兰不能没有小姐,小姐你不能丢下汀兰啊,我们相依为命十余载,汀兰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有小姐在身边,若是小姐有什么不测,汀兰绝不苟活”

????芳菲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,她就是知道这丫头忠心且执念太深容易想不开,所以才让她担心的要命。

????又一波疼痛袭来,痛的芳菲一度差点昏厥,在她强撑起意志再度迷蒙的睁开眼时,忽然看见地上有个反着些许银光的物件,芳菲努力睁开眼,待她看清那物件后,紧忙朝着汀兰艰难的说道“把它……给我”

????汀兰顺着芳菲的方向看到那串泛着些许银光的钥匙,拾起交给芳菲。

????“这件事……谁都不能告诉……尤其……尤其是言槿瑜,记住了”

????汀兰狠狠的点头“小姐放心,小姐交代的事情,就算拼了性命汀兰也会守住的”

????芳菲点头表示欣慰,撑着最后那一点毅力将那钥匙收好,便闭上了眼睛。

????看着面如死色无一点活人气息的芳菲,汀兰大惊,顾不上其它,紧忙夺门而出不断的哭喊着“来人啊,快点救救太子妃,快来人啊”

????听见汀兰呼救,好几个院子里都传来几声怒吼声“吵什么吵,大半夜的要死人啊”

????听着那些个夫人不耐烦的声音,汀兰无助极了,难道这硕大的太子东宫竟无一人能帮到她吗。

????闻着声音赶至的擎苍“嗖”的一声落入凝烟阁的院子,看着脆弱无助的汀兰跪在地上不停的呼救声,紧忙走上前“出什么事了”

????“我家太子妃怕是不行了,刚才太子出去了,但这会还不见回来,该怎么办啊,求求你了擎苍大哥,你帮我想想办法救救我家太子妃吧”

????“你先起来,我且先去看看”擎苍将汀兰扶起,紧忙走到卧室,见芳菲那死寂般的脸,擎苍心口抖的一惊,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臣下之道,擎苍赶紧将芳菲扶起将内力输进芳菲体内,过了半晌,直到言槿瑜带着一个带着斗笠蒙着面纱的男子进来,芳菲也不见任何起色,不过几近停止的脉搏倒是微弱的又跳动了起来。

????擎苍见太子归来紧忙下跪请罪“属下擅闯宫妃住所请殿下责罚”

????言槿瑜紧皱威眉一摆手“罢了,事出有因不怪你,你到外面去守着吧”

????“是”

????见擎苍出去,汀兰虽有不舍,但也跟着除了去。

????待斗笠男人塞了颗丹药放到芳菲口中,没一会,死寂的脸,逐渐重现了些许的血色“这丹药只是暂时护住她的心脉,如若想治标治本,还需知道到底是中的什么毒才好”

????诊断完毕后,言槿瑜一脸紧张焦急的问道“怎么样?”

????“是浮生醉梦,这毒偶食一次是不打紧的,可若是长期服食,便可造成毒性甚威的剧毒”斗笠男人的声音很轻柔,妩媚的声线却也透着些许的刚毅,那是一种极为特殊的音质。

????“可有解?”

????“有”

????听着斗笠男人的话,言槿瑜高悬着的心总算平复了下来,可就在他刚想松口气时,斗笠男人的话却又再度让他陷入了不安。

????“此毒源于一种叫浮生的花,此花可炼毒,唯一的解药便是那花结的果实,可这花百年一开,千年一结果,十分珍贵”

????闻此,言槿瑜一下栽坐在软塌“也就是说,如若没有那果子,便也等同于无药可解”

????“的确是这个意思,不过这花果本是一体,炼制的时候一定要同时炼制,所以,这解药一定在下毒的人手里,只要找到下毒的人,便有希望救她了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